我看到她附身进了我的玉佩后,又想了想为什么我自从进入这个修行者的圈子后,就老是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难道是只要开始修行,自己就自动成了怪事触发机了?走到哪,那出事,跟那动画片里的柯南似的。

    想到这里,我又是睡不着了,罢了,继续修炼,先修出自保的能力再说

    自从让女鬼附身进了我的玉佩之后,后半夜便就没有发生什么事了。

    唯一说起来不舒服的就是,我因为昨天在夜市吃了太多的东西了,可能吃坏了肚子,第二天早上足足的蹲了三个多小时的厕所,差点把人家酒店里的厕所都给堵了,我也没去想,到时候保洁人员看到这些是会怎么想,弄完后我先是尴尬的去退了房。

    又是想起来昨天晚上那女鬼求我带她回去见一下她的母亲事情,女鬼说她叫李思是在北京某个大学里读书的,她的家则是在天津,因为她母亲现在还不知道她去世的消息,她想回去见见她母亲,把事情告诉她,在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至于让母亲那么伤心。

    我看到她这份孝心,又想到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如果到时候是她母亲自己发现的话,对于一个老人来说肯定是承受不了的,到还不如让她亲自去告诉她的母亲,这样打击可能还会小一点,想到这里我便也就答应了她。

    出了酒店,我先是去找了个公共电话匿名报了个警,把酒店墙里里有尸体的事情给警察说了,又告诉了他们昨晚女鬼给我说的那件事,弄完这一切后我在看到,有几辆警车来了酒店之后,才是打了个出租车,离开了这个酒店。

    开始按照女鬼李思给我的地址去了天津,宝坻区的一个小破居民楼里。

    这个居民楼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八十年代以前留下来的产物,给人一种很怀旧的感觉,

    根据李思的指示,我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门前,犹豫的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人是一个中年妇人,看摸样倒是和我玉佩里的那个女鬼李思有几分相似,想来这人中年妇人表示李思的母亲。

    妇人开门后就一脸警惕的看着站在门前我,对我问道:“你找谁”

    我见到她这么问也是赶忙回答道她说:“阿姨,你好我是李思的高中同学,今天过来这边,我就想过来看看她,请问她在家吗?”

    那妇人听到我的话脸色一下就变得不好看了起来,对我不客气的说道:“你说的什么李思,我不认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你快走吧,你要是在不走我就报警了“

    我听到李思的母亲这么说,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当下也是不漏声色的,说道:“喔,阿姨,那估计是我找错了,对不起呀”说完我我转身就走,那妇人还是没有放心一直盯着我出了居民楼后才是回去了房间。

    我出了居民楼后,看了看四周,便看到街对面有一个咖啡店,便想着进去坐坐,问问李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会儿还是上午,店里面这个时候一个客人都没有,店老板这个时候还正打着哈欠和旁边女服务员在柜台聊天,看到我进去了那个女服员赶忙朝我迎了过来,问我想要喝点什么,我叫她随便给我找了一个靠在街边玻璃窗的位置,又跟她点了一杯普通的咖啡,服务员见我点完后,便是走开了去给我弄咖啡去了,我则是坐在这里打量着街对面的居民楼

    我想昨晚李思给我说的地址肯定是不会错的呀,可为什么刚刚那个女人她却说不认识李思?我想到这里,就把玉佩掏出来,悄悄将附在里面的女鬼李思给叫了出来,她出来之后,显然也是对刚刚发生的事感到疑惑,看了看外边的居民楼对我说道:“刚刚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她就是我的母亲,可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不认我”

    我听她这么说觉得这里面肯定又什么隐情。

    我又看着她有些疑惑又有些悲伤的表情,心中也是不禁的生出一丝怜悯,对她劝慰道:“也许,是我去的突然了,她担心我是坏人才那样说的,你也别难过,你想想你还有什么亲人吗,我在去帮你找找,说不定她们可以转告你母亲”

    她听我这么说后,心情也是好了一些,不过看得出来,她还是多少是有点悲伤的情绪的,她又是看了看那居民楼,好一会儿,才对我说道:“我父亲,前些年出车祸死了,在这世上出了母亲和弟弟外,就还只剩一个住在郊区的爷爷了”

    我听她这么说,便是问道:“那你爷爷的地址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找他,可能他老人家可以帮到你,到时候他老人家转告你母亲的话,可信度也高一些”。

    听我这么说后,她又是想了想现在的情况,也是只好点了点头把她爷爷家的地址告诉了我,我听她说完了地址后也是把她收进了玉佩里,毕竟这是白天,对于鬼魂多少都是会有点伤害的,做完这些我也是把玉佩给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那女服务员也是给我把咖啡给我端了上来,不过看着我的眼神去有些怪异,我想了想,刚刚我确是,可以看到女鬼李思并且可以跟她说话,可在平常人的眼睛里,我却是像个傻子一样的再和空气自言自语,想到这里我也是不去理会这服务员怪异的目光,毕竟从我决定修行那一刻开始,我便注定了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想完这些,我几口便喝完了咖啡,起身付完钱后,看服务员看白痴的一般的目光下走出了走出了咖啡店

    又按照李思刚刚从新告诉我的地址打车去了位于天津市郊区的一个村子里,到这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中午了,村子里每家每户都在做饭,村子外面到也没什么人。

    李思爷爷的家位于这个村子的中间处,是用石头堆砌起来的一个只有三米高的房子,倒也是特别的好认。

    我也没有犹豫,走过去便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不用仔细的去分辨,便可以知道这是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应该就是李思的爷爷

    开门之后,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穿着有些老旧的民国中山装,满头白发的老爷爷,看模样应该有六十一二岁的样子,虽然他头发都白了,不过这老人看上去却还是很有精神头的样子。

    “小伙子,你找谁呀”

    李思的爷爷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我从他身上感觉的到有一股其他老人身上没有的气势,这种气势我也只是曾经在刘老爷子的身上感应到过一次。

    看着这个老人我也是赶忙的笑着对他说道:”老爷爷,你好,我是李思的朋友,我路过这里,听她说起过你住这边,于是我想着来看望一下你“

    却没想到一听到我说这话,那老人的脸色就是马上一变,皱着眉头说道:”小伙子,你到底是谁,想来干什么,别人我不知道,不过我那孙女绝对是不会给别人乱说起我的住处的。”

    说话间我就感觉道这李老头的身上有一股,非常恐怖的气息笼罩着我,当下我也不敢怠慢,看出开了这个老人应该是和刘老爷子差不多修为的修行者,也是赶忙说道:“前辈你不要冲动,我是带你孙女李思回来见你的”

    听到我这么一说,那老头也是一怔说道:“思思?哼!你这小子信口胡说,我看你这身边就明明就你一个人,那里有什么思思莫不成,我家思思,是个鬼不成“

    听到这老头这么说后,我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说道:”没错,前辈,李思现在,唉,你自己看吧”

    我不忍心说出真相,说完就是把李思从玉佩叫了出来,在李思鬼魂出现的那一刻,我清楚看到面前的老人身子就是一怔,眼眶里还有着几滴泪水落了下来。

    “啊——”一声贯彻天地的吼叫这个时候却是从这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老人口中发出来,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脚下的大地都在震动

    “我,李晟南,自认为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良心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这苍天要如此对我呀,难道就因为我不愿参与那些政权的争斗,不愿意和那群人同流合污,你就这般对我”

    李思的爷爷痛苦着诉说着

    看着这个搀扶着门框,痛苦的是他面部肌肉变形的老人,我的心中也是涌起一阵的酸意,但我没有去打扰这个老人,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过了很久老人才稍微的稳住情绪,对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情绪下来的老人,我便将昨晚发生的事和女鬼李思给我说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人,一边鬼魂状态的李思看着自己的爷爷,难过的表情也是一脸的难过。

    听我说完后,老人才叹了叹口气说:”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小兄弟,是我错怪你了,走先进屋里坐“

    今天双更,庆祝作者签约成功,求一波打赏,谢谢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