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刘老爷子这么说,我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自然知道这边还有着什么大事需要和我们一起商量,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给我说。

    坐下后,我看着这两个当下华夏灵异圈的两个大佬,好奇的问道:“老爷子,这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呀,用得着你们两位泰斗级别的前辈出马?”。

    刘老爷子,叹了口气,先是看了看坐在我对面的余九钱,又看了看我后才说道:“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这件事.....”

    听着这刘老爷子云里雾里含糊不清的话,我也是非常的着急,也是不耐烦的催促道:“老爷子,你倒是说清楚点呀,到底是件什么事情呀,你这不给我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自己帮不帮得上忙了”。

    刘老爷子似乎还有些担忧的样子,听到我这句话后,又是等了半晌才又是叹了口气说道:“唉,小陈呀这件事情本来我们是不愿意拉你进来的,但是我们这边同时又遇到了更加要紧的事情必须得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出面才能行,而且眼下我特教局里唯一信得过,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人,眼下就只有你一个,所以这件事目前只有交个你和你的第十二灵异小组来办”。

    被他这么一说,我更加的紧张了起来,连忙问:“老爷子,你这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别说一半留一半呀”。

    刘老爷子看了我一样,拿起了石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说道:“小陈呀,这次的任务说起来还是有点棘手的,不过我还是相信你们的实力的,其实这次的事我们也是考虑了好久的,不过刚刚下面来的报告我们也看了,罗刹鬼王都可以落在你们手上,所以对于你们特别是你,我是特别相信的,这次也当是老头子我托你办的事情,到时候这个情我肯定是要还你的”。

    我听到这个刘老头都这么说了,也就更加的不好拒绝了,也是点了点头,说道:“老爷子,你知道我算是你带进这个圈子的,有什么事情你说就是,别欠不欠的有什么事你给我说就是,我肯定不会拒绝的”。

    见了都这样表了态,他又喝了一口茶,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前一阵子,我们特教局,不是在长白山那边追查到了,圣光会的余孽来着么,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这件事情背后竟然是和四川的青城山有关,我这次本来是打算亲自过去问问余阳真人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不过却是在刚刚见到了十乐法师,得知了还有件不得了的事情的我们去处理下,所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至于特教局那边,我亲自去安排,我们先休息一下,明天就出发,这件事越快做完越好,不过....“。

    “不过,什么?”我问。

    “这件事情,最好是暗中调查,而且可能还有危险,毕竟对方是圣光会的,我们也不能够确定对方的谁会出现,你们一定的万事小心”。

    我自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也是点了点头,说道:“老爷子,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小心的,正好我也有大半年没有回去过了,借这次机会正好可以回去看看”

    说到这里,我竟然也是开始有点想家了,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这个时候在做些什么,自从几个月前父亲对我说过那番话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好几次我忍不住想打电话回去,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却是已经是一个冰冷的女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你查证后在播,谢谢”

    越想我的情绪就越低落,又喝了几口茶,和两个大佬闲扯了几句,我就以自己这两天很累想要睡觉为理由,回了房间,说起来也奇怪,兴许是身边没有躺着那个要打呼噜的·余九钱,我一碰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不过睡到半夜,我整个人正沉寂在美好的春梦里的时候,却是直接就是被人从拉了起来,我刚想没好气的要大声呵斥那人的时候,我的嘴却是被人给用什么东西给捂住了,突然而来的这一幕让我全身的冷汗直冒,本来还有的睡意也是本这么一来,下的一丁点也没有了。

    我刚要准备的掏出身上符袋里的青汐剑来反击的时候,那个捂住我嘴的人却是说话了。

    “小声点,别惊动他们”

    说话的声音我很熟悉,是刘老爷子的,我悬起来的心也是放了下来,见我没有在发出动静了,刘老爷子放开了捂住我嘴的手。

    我连忙喘了几口气,才说道:“咳...咳...咳,老爷子你这大半夜不睡觉到底是要做什么呀”。

    “嘘”老爷子给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我说话小声点,又看了看屋子外面,确认没有人后才低声对我说道:“跟我来,我有事给你说”。

    说着就是往外面走,一边走还望十乐法师住的那间屋子瞧,我跟在他后面,也不敢弄出来太大的动静,跟着刘老爷子,走出了四合院后,老爷子的动作才变得和平常一样起来。

    看到我们已经出了院子,我刚想开口问刘老爷子到底要做什么,他就是对着我摆了摆手,低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

    又跟着这个看上去,神秘兮兮的刘老爷子走了一会儿,看着他这么紧张的样子,我也明白,他肯定是要对我说什么大事,我于是就冲着走在我前面的刘老爷子喊道:“老爷子,我知道一家二十四小时的饺子店,晚上我也没吃饭,要不我们去坐坐?”。

    听完我这个提议,我见刘老爷子还有些犹豫,又是开口道,离这里也不大院,就颐和园那边,打车过去也就十多分钟。

    听到我又这么说,刘老爷子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下来,看到他同意了,我也是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

    这司机应该是个老司机了,本来平时都是十多分钟的路程,今晚竟然就只用了十分钟不到就到了。

    下了车,付了账,我和刘老爷子走进了这家不大的自助饺子店,这会是夜里两点左右,可店里竟然还是有四五桌人,和老板要了一个角落里靠窗的位子,又拿了几盘饺子,才坐下来对刘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今晚到底要整什么,这么弄的这么神秘?”。

    我发现我越来越懒了呢,这样不行,不行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