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恋qq群抢红包怎么开通网 > 夜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生死看淡
????预告:预计本书在十一节就将完本了,四百多万字了,老犇也够累了。各位书友,百~万\小!说看累了吗?谢谢各位长期以来的阅读。

????——————

????“不但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的。咱们现在还是兄弟,咱们彼此扶持着干下去,总好过一个人一个家族单打独斗的强吧?牛柳,我希望咱们哥俩的友谊能持久一些。不敢说什么天长地久吧,抱团取暖总做得到吧?”周绍文脸上的表情和态度显得再真诚不过了,一张嘴似乎真的能把人说活。

????此时的牛柳抓着周绍文胸口的手已经松开了,只是虚虚的扶在周绍文的胸前而已。那双常年从事特种训练,粗糙有力的大手,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周绍文乘胜追击,继续对牛柳说道:“为了对抗曹操,蜀国和吴国还能联合抗曹呢!咱们就为什么不能联合一下?就是将来有一天会翻脸,咱们也得等先混到了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那一天吧?最起码还得遇上那真正值得翻脸的事情吧?要不就两个小兵翻脸,谁知道咱们两个谁对谁错?谁忠谁奸?等咱们真正身居高位了,你看看谁对咱们不都得是一团和气的?那个时候历史上谁会写种纬这个名字?只会是咱们的名字啊!别忘了,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牛柳,你可别忘了,胜者王候,败者贼啊!都什么年代了,还玩那套忠义千秋的戏码?上一个这么干的人八百年前已经死在风波亭里了。”周绍文最后又补给牛柳一句道。

????牛柳的手终于垂了下去,一直高昂的头颅也似乎变得沉重无比,眼睛也渐渐的望向了地面。这一刻,这个中校军人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似乎已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周绍文抻了抻被牛柳弄皱的衣服,活动了一下被牛柳捏得有些没了血色的下马,终于恢复了些气定神闲的模样:“牛哥,咱们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增强自身的实力,往上爬最重要啊!”

????牛柳没说话,转身沉着脸上了越野车,“梆”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从这一声大力的关门声看,周绍文知道牛柳的心里还是有个心结的。

????不过那又能怎样?还不是拿自己没办法么?这就叫半推半就。那些被自己看上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么?身份地位,外加权和钱,就是剥开一切伪装的最好手段。这一招他百试不爽,只是唯独在种纬身上例外。

????周绍文脸上带着淡淡的,胜利者才有的微笑上了车。只不过等他坐稳的时候,他脸上的那丝笑容就消失了。他可不想触怒眼前这头蛮牛,跟他说话真的挺累的,关键这家伙手太重、太黑,自己跟这家伙硬碰硬不值得,估计今天回去后自己下巴得疼几天了。

????“走吧!”周绍文淡淡的对牛柳道,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愉快都没有发生似的。

????“去哪儿?”牛柳语气生硬的道。

????“去俱乐部,我得汇报一下工作啊!”周绍文一副理所当然的,还带着点炫耀的口气道。

????牛柳阴沉着脸着启动了车子,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开去。

????“牛柳,牛哥啊!我跟领导已经推荐了你,这次我回来再跟领导提一提,也许领导会愿意见一见你,你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吧?”周绍文略带着点讨好的语气对牛柳说道。

????牛柳沉默着开着车,一句感谢或者回答的话都没有。

????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一家人都这个德性!周绍文在心里暗骂着,脸上却不敢带出一点不满的表情来。

????很快,越野车驶进了京城最繁华的中心区,并最终停在了中央大街上的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筑前。而在这座古香古色的建筑群围合之中,有一栋楼层并不高,却又富贵逼人的高大建筑。

????“好,谢谢!今天我就不请你上去了,上去也没用。等哪天领导有空,我再约你。”周绍文已经完全没了刚才冲突时的狼狈相,相反已经变成了能够称兄道弟的兄弟模样。

????“唔!”牛柳沉默着点了点头,却不肯多说一个字。直到周绍文推门下车,他才从牙缝里勉强挤出了两个字:“谢谢!”

????这两个字虽然说的并不清楚,但周绍文还是在车水马龙的车道上听得清清楚楚的。他嘴角勾起一抹胜利者的微笑,嘴上却像毫不在意的说了句:“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等转过头来向那片古香古色的建筑走去时,周绍文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属于胜利者的微笑,他知道他又赢了一次。功夫好怎样?有本事怎么样?还不是要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他周绍文虽然军事素质一般般,在撩动人心这方面还是有些特长的,毕竟在那个家庭环境里长起来的,对如何蛊惑人心这一套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从小到大,周绍文这一手玩的可谓轻车熟路。唯独在特警团的几年里,他才发现他的这些招数不管用。唯独在面对于种纬的时候,他总是会感觉到心虚和感动。虽然种纬已经死掉了,但一想到种纬望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周绍文就有些心虚,有些莫名的想逃避。他不止一次的想,如果种纬没有回来,留在那座伊甸岛上该多好。可惜,那个假设永远也不能成立了。

????看着周绍文走进了那扇大门,牛柳启动了车子往位于郊区的军营开去。

????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牛柳突然对着仅有他一人的车里说道:“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越野车里只有牛柳一人的声音出现,根本没有任何其他声音响起,仿佛刚才牛柳那句话是对着车里空气的自言自语。

????牛柳心虚的抿了抿嘴,继续开他的车。又过了好一会儿,牛柳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车里还是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仿佛只是牛柳一个人在呓语。

????牛柳咽了口口水,继续开自己的车。只是微微急促的呼吸暴露了他的心理状态,他看起来并不像他表面那样镇定。

????车子出了市区,向右拐个个弯,就要驶向通往军营的一条路。这条路平时来往的车辆很少,今天也不例外。

????“继续做你的事情!”突然间,越野车的后部传来一声沉稳的语声。就在牛柳一惊,下意识的把脚离开了油门伸向刹车的时候,越野车尾部传来了一声开关后备箱的声音。

????随着梆的一声响,牛柳迅速瞥了一眼反光镜。可他只看到反光镜里一花,仿佛有一股清烟从反光镜里飘走了。接着路边的树丛晃了几晃,证明牛柳确实不是眼睛出了问题。

????好快的身法!班长还是班长,那个一直让他牛柳需要仰视的存在!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藏在后备箱里,听到开关后备箱的声音知道他要下车,牛柳只怕连那股清烟似的身影都看不到。

????种纬没死!

????他当然没死,因为如果他死了,那这本qq群抢红包怎么开通也就该结束了。不过虽然他侥幸逃得了一条命,却丢掉了左手小指的一个指节和皮肉,那是在汽车翻滚着坠下河的时候被碰撞中的汽车零部件给硬生生的挤烂的。

????韦婷婷用她温柔的身躯替种纬挡下了大部分的冲撞,保护了种纬最为重要的头部和躯干没有受伤。至于身上其他位置大大小小的伤痕,那对种纬根本不叫什么事儿。虽然种纬还活着,但他的心却已经死了。

????在他洪水里随波逐流,浮浮沉沉了好一阵,他才勉强抓住了一丛横生在河边的树根。而此时韦婷婷和那辆车已经不见了踪影,水面上连点汽车上溢出的油花都看不见。种纬清楚得很,就在刚才那次剧烈的冲撞中,如果不是韦婷婷用她温柔的身躯替自己挡下了那些致命的冲击,他肯定早已经死了。而韦婷婷在替他承受了那些撞击之后,再随着汽车落水,那就是十死无生的事情了。所以说是韦婷婷用她的生命,给种纬续了命。

????接下来该怎么办?去找韦婷婷和那部汽车么?这么大的水流,这么宽阔的红水河,怎么找?前面就是充满了洪水的红山湖,那里别说是他自己去找,就是撒出去一个团的人去,也没法把整个诺大的红山湖搜过来。

????就在种纬茫然无措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在大树的根系中挂着一具溺毙的尸体。看到尸体上那已经开始腐烂发白的皮肤,让他猛然的清醒了过来。

????人生最大的事情是什么?无他,唯生死而已。

????种纬可以报警求助,然后找到韦婷婷的尸体,但那样韦婷婷的死就失去了意义。种纬也可以偷偷的返回家中,让父母安心,让他们知道他平安无事,但那样他将继续承受那些人对他的追杀,甚至遗祸自己的父母。

????那些人盼着他去死呢!他们一定知道种纬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不管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问题的,但他们显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一劳永逸的除掉他这个心腹大患了。本来种纬已经有些动摇了,甚至准备就此中庸下去,躲起来和他师傅一样过上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了。可这次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彻底的打消了他的幻想。

????。

????y190523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