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命不可违。

????再者说来,此去函园辟祸,亦是上佳之选。云台殿杀声四起,永乐宫烈焰冲天。登临顶阁,一览无余。太仆卢植,侍中王允,久历朝堂。焉能不知其中凶险。阿阁兵乱时,便有流言甚嚣尘上。大将军背刺废帝,才被削去一耳。足见胆大包天。今日所为,亦合乎情理。

????除去少帝身边,戍职宫官,文武百官,皆别居在外,不知宫内详情。待三日后,宫门再开。大将军早已收拾好一切。那时,便矫称二宫太皇、乃至少帝,皆为宦官所害。再杀玉堂殿中卢植、王允等人灭口。死无对证。

????料想,王美人所生贵子,必随董太皇,死于非命。

????于是乎。大将军顺理成章,扶立麟子继位。

????平心而论。大将军所患者,唯蓟王一人耳。虽以诛阉宦为名,兴兵入宫。然若二宫太皇及少帝,皆因而丧命。大将军亦难辞其咎。那时,蓟王必兴师问罪。若抢先将蓟王骨血,扶上大位。除去示好蓟王,亦令刘备投鼠忌器。

????如此,大将军自保无虞。待何太后垂帘称制,无非是削爵罚俸,略作惩戒而已。不出数载,便可官复原职,一门显赫。

????心念至此。少帝一声暗叹。

????麒麟送子,千里投怀。母亲此举,堪称“神鬼之谋”。真乃女中豪杰。比前汉高后(吕雉),亦不逞多让。

????种田十倍利,经商利百倍。立国之主赢无数。

????昔日吕不韦将已有身孕之爱姬,送与嬴异人。与何太后无故孕身,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在商言商。今汉,“母凭子贵”,便是何太后的“奇货可居(注1)”。

????如此看来,何太后有吕不韦之经商奇术,亦未可知。

????“生于商贾之家,朕之幸邪?”登车前,少帝仰天长叹。

????然若深思。少帝之于张让、赵忠等十常侍,又何尝不是,奇货可居。

????少帝所乘,乃金水赀库马车。车门在后,全身包铁。便是六匹驽马,亦全套甲胄,刀枪不入。马出西园绿骥厩,乃先帝所设。皆是一等一之宝马良驹。用来拉车,暴殄天物。

????扶少帝登车,又锁死车门。张让亲自驾车,并前后十余从车,徐徐进发。纵马扬鞭,绕圈加速。

????时间分秒流逝。已支离破碎的宫门,终四分五裂。

????不等步兵营士,举刀杀入。驷马兵车,已崩乘而至。开道头车上,黄门死士,咬牙踩下踏板。厢内机簧鸣响,机关连弩,左右攒射。箭如飞蝗,疾如雨泼。血花迸溅,惨叫连片。聚拢在宫门内外,不分敌我,悉数射杀。机关箭车冲出宫门,一路怒射狂飙。中箭者层层倒伏,所过无一活命。

????借机关箭车开道。车队呼啸而过。蓄力碾过两条触目惊心的血辙,直奔朱雀门而去。

????黑暗中只听上弦声,此起彼伏。蹄声如雷,箭似水泼。不知有多少人马。便是何府死士,亦不敢螳臂当车。四处藏身,躲避乱箭。慌不择路,死于乱箭之下,又遭铁蹄车轮碾压者,比比皆是。

????先前张让命人以木石封住宫门,遭大将军狂攻击破。尤其朱雀门,门扉尽毁,大门洞开。只草设关卡岗哨,射杀逃亡黄门。如何能挡蓟国机关利器。

????见拒马障道。突前机关箭车,射击骤停。便有两辆兵车,左右超出。黄门车夫纵马扬鞭。驾车重挽马,奋起四蹄,迎头撞上。类割草车的前吊臂,装有锉刀装角,形如后世火车头前排障器。先将拒马拦腰撞断,再铲出通路。扬长而去。

????门前守卫左右避让,惊魂未定时。便听身后机簧声又起。

????猛回头。但见一机关箭车呼啸而出。箭发如雨,惨死一地。

????南宫,兰台寺。

????“报——”斥候飞奔来报:“张让挟陛下,乘机关兵车,破围而去。”

????何进怒目圆睁。将手中竹书一把撕碎:“洛阳城门皆在我手,又能逃到哪去!”

????便有心腹进言:“恐有密道,亦未可知。”

????“我亦有听闻。”略作思量,何进这便言道:“传令后将军董卓、并北军中候周慎,率人马追击。若一意孤行,格杀勿论。”

????“喏!”斥候得令而出。

????须臾,又有斥候来报:“西园诸校,已兵围鸡鸣堂,赵忠困兽犹斗。”

????“传令西园诸校,杀赵忠者,赏千金,赐关内侯。”何进恐夜长梦多。

????“喏!”

????与此同时。北邙,上商里。

????徐晃、周泰各领一千精锐,兵车夜行,转入里道。

????“便是此宅。”小黄门安絜贴窗窥探,认出先前秦太仓所居旧宅。

????“传令停车。”徐晃前窗传令。

????“喏。”御者领命。

????兵车沿里道,对面排开。

????兵士依次下车。早有斥候翻墙而入,打开院门。

????安絜熟门熟路,入室登堂。搬动机关,通往地下暗渠的机关暗门,徐徐开启。

????“速去探路。”周泰大喜。

????“喏。”斥候队率,遂领麾下健勇先下。

????须臾,遣人来报:“下设港津,连有暗渠。通洛阳城内。”

????“妙极。”周泰大喜:“善水者先,其余顺下。”

????“喏!”麾下精锐,轰然应喏。

????太仓顶上折桂馆,虽被曹节命人焚毁。然太仓仍在。先前刘备所乘,通往地下暗渠的天梯,亦在。

????仓楼内,咸鱼腊肉等风干旧物及各州所输谷物,悉数搬空。久未露面的越骑校尉曹冲,正领心腹死士,暗自守备。接应张让及少帝。

????此乃曹节与张让、赵忠等人,事先定计。只需掠走少帝,无论大将军如何屠戮内宫,铲除异己。曹节、程璜、张让、赵忠等人,皆可安然无恙。只因少帝乃是蓟王所立,名正言顺,大汉天子。庇护在少帝羽翼之下,一众黄门才能苟全。黄门傍树而生,悠悠四百年从未改变。

????何进一石三鸟之策。即便悉数达成。然只需少帝仍在,皇位便轮不到麟子。蓟王忠义双全,又岂能公私不分,轻言废立。

????正因知晓全盘谋划,十常侍才有恃无恐。

????赵忠与张让,各自为战。赵忠拖住西园兵马。张让并宋典、毕岚等人,固守南北二宫。三分何进兵马。又四塞宫门,搬空武库,于玉堂署内,暗藏机关利器……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为求一线生机,黄门早有万全准备。

????只需张让裹挟少帝,投奔函园二崤城。此局,大将军机关算尽,亦难求一胜。

????若不能杀张让、赵忠,剪灭活口。且看日后大将军何进,如何自圆其说,堵悠悠众口。

????“阿父小心!”鸡鸣堂内,便当赵忠愣神之际,亲随小黄门舍身挡下冷箭。

????目视自幼养大的小黄门气绝倒地。赵忠悲从心起,厉声挥剑:“门破俱亡。死战、死战!不退、不退!”

????。

????y190523wh